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蝎眼看世界

用眼睛观察、用镜头记录、用心灵感受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(动如脱兔 静若处子) 摸过枪, 摸过球、 摸过刀, 摄影--舒缓情绪的工具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原创】逛遍上海古镇:曾被日军炸毁的叶榭老街  

2011-10-27 11:27:36|  分类: 上海古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 叶榭镇,位于上海西南的黄浦江中上游地区的松江区,东临奉贤区、南接金山区、北与闵行区隔江相望,是松江的东南门户。叶榭镇总面积72.9平方公里,是松江区域面积最大的一个镇。

         叶榭镇老街的历史难以搜寻,这是因为抗战时期,这里是日军从金山区登陆后,进攻上海的必经之路,遭到了侵略者狂轰滥炸,老街几乎夷为平地,现在的老街基本上是重新修建的。

 

2011年10月27日 - 天上蝎 - 蝎眼看世界
叶榭老街分东西两头,叶榭塘将之一分为二,东头为老街,西头的老街已经造满了楼房。要找到老街真不容易,沿着大叶公路向东,过了叶榭塘一百米,从路右侧的一条小巷进去大约200米,就是老街了。
 
 

 

2011年10月27日 - 天上蝎 - 蝎眼看世界
一个小女孩从一堵围墙前走过,这堵墙有着一段辛酸史,抗战中,这户人家的房子被日军炸毁,主人用残砖,一块一块堆成了这面墙,没有用一点水泥或泥土粘合,是堆起来的,八十年了,这面墙经历住了大自然的考验。
 
 
 

 

2011年10月27日 - 天上蝎 - 蝎眼看世界
石墩、砖块、木凳、竹椅。
 
 

 

2011年10月27日 - 天上蝎 - 蝎眼看世界
老街上的一个小房子了居然是关帝庙。
 
 

 

2011年10月27日 - 天上蝎 - 蝎眼看世界
典型的上海民居。
 
 
 

 

2011年10月27日 - 天上蝎 - 蝎眼看世界
几个玩累的小孩子
 
 
 

 

2011年10月27日 - 天上蝎 - 蝎眼看世界
在家门口做点心的妇女。
 
 

 

2011年10月27日 - 天上蝎 - 蝎眼看世界
走入老街,满眼都是做手工活的,她们在为织衣作坊清理衣服上的线头。
 
 
 
 
2011年10月27日 - 天上蝎 - 蝎眼看世界
老街上的人都喜欢坐在临街的门口做手工活。
 
 
 
 
2011年10月27日 - 天上蝎 - 蝎眼看世界
一群孩子和一个妇女。
 
 
 
 
2011年10月27日 - 天上蝎 - 蝎眼看世界
老街的弯角处。
 
 
 
 
2011年10月27日 - 天上蝎 - 蝎眼看世界
 当地居民与外来人员和睦相处。
 
 
 
 
2011年10月27日 - 天上蝎 - 蝎眼看世界
“一切为了人民的健康”,起初以为是村里的医疗卫生站,走近一看才看清,原来是一家卖保健品的商店。
 
 
 
 
2011年10月27日 - 天上蝎 - 蝎眼看世界
和谐一幕。
 
 
 
 
 2011年10月27日 - 天上蝎 - 蝎眼看世界
两只猫咪警惕地看着我这个外人。

 

转录朋友关于叶榭老街的精彩之作。

飘落的叶榭

这样的题名取出来大抵是会给人伤怀感的,城市化强大进程中,老街、老镇不断退让、不断缩减,基本命运如此,但在此并不想表达这种感受,只为留下一份记录。在叶榭不大的老街区域里实地转一转,虽时间不长,确收获多多。

一个镇有一个好名字,是很容易让陌生人产生第一好感的。叶榭,叶子的叶,水榭的榭,优雅的好名字。百度一下,还真是猜出了个大概,姓叶的猎户,姓谢的商家,董其昌外婆的水榭。历史2000余年。

在实际寻找中,根据地图显示,叶榭镇的东大街、西大街,分布在河流的两侧,于是找到了东市街,隔河西望,似已没了老街的模样,放弃再找。而东街遇到的居民也证实说,老街就只是这儿了。

走过了叶榭,印象较深的人、事、物,要属一处石垒围墙、许多的孩子和家门口的手工活。

一处民居小院子的围墙特别,一块块石砖垒砌,年头久远了。驻足了脚步正看着,有路过的阿姐介绍,这屋被日本人炸了,围墙是户主自己堆起的,很多年不倒!恰好一个粉裙的女娃走过,留下了一张纪实感很强的照片。叶榭镇,网上记录很少,这是日本人所赐,百度说,因为是浦南有电力的重镇,抗日战争爆发,日本人轰炸与洗掠,市容就此衰败。而现代人也使她没入了一般化的集聚居住点,90年代末,新镇建设,老镇自然没落,不再具有鲜明个性。历史,现实,带给人感慨。生活,在继续。

窄窄的街巷里,看到不少孩子们在,真是充满了鲜活愉快的满满生气。嬉戏着的,这里冲出来,那里杀出去,人还没到,脚步哒哒哒就来了,还没看清脸,已经跑远了。追逐,是孩子们野心的放纵;围聚着的,着地而坐,占着小道呢,但走过的人都会笑着绕开,低头看他们好像在下一盘飞行棋,身旁边还有甩着的牌,当柔和的阳光斜照在他们身上,天真无猜;安静着的,你以为他在埋头做着什么,不要去打扰他,他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。大人们想争取片刻发呆的时光,停一停碌碌的心态,一定羡慕这样的场景。

还要感慨劳动生计的不紧不慢。镇上外来人员与本地人和睦相处,多了一块出租屋的牌子方便记载管理而已。家家户户门洞敞开,很多女性在去线头,或搬了凳子坐在门口,或在屋中近窗门的光亮处,编织是机器的事了,不用费心。简单的手工活,是当地劳动生活的一部分,纯粹,朴素,这样形容当下的感受。记得中学时看过狄更生的《双城记》,那本小说对革命背景的渲染让我留下了记忆,虽然寓意是没看懂,但牢牢记住了小说结尾处织毛线的妇女点掉头台上“一个两个”的恐怖气氛。我们生逢的时代,看似不激烈了,其实到处渐变,所以越来越多的我们变得怀旧。

  评论这张
 
相关小组: 印象上海
阅读(4567)| 评论(87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